白色的头发
 2020-02-01      2 min read

之前我妈头发都是染的黑色,这次过年我爸妈说先不染头了等过完年要出的时候再染头,也就任由白头发生长不染了,今天在沙发上跟我妈聊天的时候才注意到原来我妈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了,也许是父母年纪大了,也许是操劳的太多,也或许是两者皆是。

对于父母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关心,不知是胆怯还是羞涩,就像我妈爱吃的周黑鸭让我吃的时候,我会回答你吃吧我不爱吃这个太辣了,比如说给我夹菜的时候我会说你吃吧我吃饱了,有时候也想说下关心的话语但是心里好像总是有一道门推不开无法直接的表达。

从买菜的时候也能感觉出我妈老了,以前买菜的时候买我爸妈从来不让我拎着,说是怕把我手累弯了,我女朋友也说要跟我把手换了,这不应该是男生的手,现在跟我妈买菜的时候我妈开始让我拎菜了但也尽可能的让我少拎一些,走路的时候还跟我说儿子长大了都能帮我拎菜了,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其实是一些些的酸楚,这些事我早能就做了,也早就应该做了。

我妈有时候看小视频看见婆媳之间的战争,我妈说以后我结婚了不跟我一起住了,到时候在附近在附近再买一套房子不然离得太远了想我。

现在也许是我妈年纪大了原因总是会跟我讲小时候的故事,这么多年了记得还是那么清晰就像刚发生的一样,虽然有些事情已经跟我讲过很多遍了但还是讲的津津有味,感觉永远都不会腻,就连记我的出生时间都精确到分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父母为我做了很多多,而我为父母做的却少之又少。

 日记
EOF